这酒江小白,江小白,这酒能喝吗?

我第一次知道江小白是好些年前了,那时候他们的个性标语刷爆了社交媒体。从营销来看,江小白是非常胜利的,但那会儿我万万没想到这竟是他们唯一值得称道的处所。

后来有次我和胖子吃烧烤,那一次我喝了两种这辈子再也不想喝的酒,一个是劲酒,一个就是江小白。

原来嘛,啤酒配烤串才是正解,但因为胖子痛风,喝啤酒有点危险,就退而求其次喝点白的,尽管这并不是个好选择。

之所以会选江小白,是因为新疆烧烤王的白酒只有江小白,这也很符合彼此的定位,吃烧烤的人以年青人居多,而江小白的目的人群就是寻求个性的年青人,如果他们不懂白酒就更好了。

(此段删除)

其实大可不必这么想,一般来说用食用酒精勾兑液态法白酒的理由很简略:成本低廉。但对江小白来说,即便是真的用食粮酿造,以小曲幽香型白酒的出酒率,其成本不会比高端的食用酒精贵,甚至斟酌到采购成本,用食用酒精兴许成本更高。更何况,他们用的食粮怕是也不会精挑细选。

我这么一说,大家也该知道江小白酒的成本应当是什么样了。

江小白这款酒大多都是小瓶装,外皮写着标新立异兼又文艺小清爽的句子,很合适朋友圈等社交媒体病毒式的扩散。一旦酒和情怀沾上了关系,买单的人不但不会质疑酒本身的品德,反而会感到文雅起来。

一小瓶二两酒,售价在20元左右,这样的一瓶小酒无论是容量还是价钱都让人很容易接收。

但事实上如果以一斤装白酒的尺度来看,江小白并不廉价,与之同价位的任何一款大厂的白酒都能把江小白按在地上随意摩擦,可偏偏卖不过江小白。你说气人不气人?

原因无他,营销做得好,精准地抓住了年青人的需求。不得不承认陶石泉确切善于做营销,能把一款让人喝不下去的“白酒”卖遍全中国。

虽然我们都知道江小白作为一款酒是非常糟糕的,但对其爱慕嫉妒恨的酒企亦不在少数,他们都想学一手这样的营销伎俩。就像很多人一边骂着咪蒙,却又一边学习着咪蒙的吸粉大法。

(此句删除),大抵如此。

“我是江小白,忽悠花费者并不简略!”

欢迎关注我的大众号 :知酒僧。

平时会经常更新一些关于酒的内容。